金山彩霸王心水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中纪委:推动反腐法治化 完善立法明确权限
发布时间: 2018-01-02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解读十九大报告专题发布会现场。/记者马静 摄

  文汇报讯(记者 马静 北京报道)中共十九大报告在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中提到,要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中纪委副书记肖培昨日在解读相关内容时表示,理解监察体制改革要抓住:合署办公、职责权限、调查手段、留置调查四个关键词。这位新上任的中纪委副书记还透露,即将制定的国家监察法会对留置的审批程序、使用条件、措施采取时限等作出严格的法律规定,纪委所使用的谈话、询问等措施也将写入法律,从而推动反腐工作法治化。

  在详解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时,肖培认为应该抓住四个关键词。

  攥成拳头 合署办公

  第一个即“合署办公”,对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各级监察委员会将与党的纪检机关合署办公。外界质疑此举是否意味着纪委权力进一步扩大。肖培对此予以否认,他说,绝不意味着纪委和监委权力扩大,只能意味着纪委和监委的责任大了,担当要更大。肖培说,1993年,中共依据当时“反腐败斗争依然严峻”的形势,曾作出中纪委与监察部合署办公的决定。今次再度作出这样的决定,还是基于当前反腐形势严峻复杂的判断。“反腐败九龙治水不行,必须把拳头攥起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根本目的就是要加强党对反腐败斗争的统一领导,把党执纪与国家执法有机贯通起来,把过去分散的行政监察、预防腐败以及检察机关的反贪、反渎力量整合起来,攥成拳头。”

  肖培指,第二个关键词是职责权限。十九大报告强调,要依法赋予监察机关职责权限,他说,正在制定起草的国家监察法将赋予国家监察委员会以监督、调查、处置的职责权限。

  完善立法 明确权限

  关于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调查手段”,肖培认为这是第三个关键词。去年在北京、山西、浙江三地开展监察体制改革试点,赋予了12项调查措施,没有扩大权力,都是实践中实际使用又比较成熟的权限。大致可分两类:第一类是现行的行政监察法中规定的监察机关的调查手段和权限,包括查询、复制、冻结、扣留、封存等手段。从去年的试点决定看,未来要把它修改完善为查询、冻结、调取、查封、扣押、勘验检查、鉴定等手段。第二类是要把纪委实际使用的谈话、询问等措施确定为法定权限,写入法律。“这样,所有的调查手段都将法治化”。

  “留置”取代此前的“两规”是十九大报告关注热点。肖培表示,这是监察体制改革的第四个关键词。他说,国家监察委员会不是司法机关,其职责是监督、调查、处置。反腐败所涉及的重大职务犯罪也不同于一般的刑事犯罪,国家监察法因此就不能等同于刑事诉讼法,调查也不能等同于侦查,所以不能将一般的对刑事犯罪的侦查等同于对腐败、贪污贿赂这种违法犯罪的调查。“将要制定的国家监察法,对留置的审批程序、使用条件、措施采取的时限都会作出严格的法律规定,对调查过程的安全、医疗保障等亦会作出相应规定,这必将进一步推动反腐败工作法治化。”

  容错纠错机制 提振干部士气

  中纪委副书记肖培表示,过去五年,中纪委所查处的292名中管干部,几乎都存在违反政治纪律行为。他强调,今后惩治重点包括清除政治问题与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中纪委驻国务院国资委纪检组组长、国资委党委委员江金权,在解读干部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时表示,该措施可以激发各级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强高压长震慑 外逃人数递减

  肖培在解读“全面从严治党”时表示,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纵深发展,加强党的政治建设。过去五年,中央纪委查处的中管干部案件,从李春城到孙政才,共292人,几乎都有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绝大多数都有政治问题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严重问题。其次,要把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化作自觉行动,过去五年,共查处18.9万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处理党员干部25.6万人,在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和中秋节,中央纪委网还通报了160多宗。

  肖培表示,今后的惩治重点是在高压态势下仍然不收敛、不收手,群众反映强烈、问题反映集中,已经进入了重要岗位、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特别是要清除政治问题与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还要追逃追赃不停步,这些年由于强高压、长震慑,外逃人数逐渐递减,2014年外逃人数尚有101人,2015年减少到31人,2016年19人,今年到现在只有4人。

  江金权在解读建立纠错容错机制时表示,该措施可以进一步解决干部当中存在的一些思想顾虑,充分地调动广大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他说,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力度空前,但也出现了一些干部不作为的问题,只要不出事,宁可不干事的现象也是存在的。这位官员续说,容错纠错机制关键要搞清四点:出发点是为公还是为私;是无心之过还是有意为之;是遵纪守法带来的失误还是违法乱纪;决策程序是集体决策还是个人肆意妄为。“把这四点把握住了,那我们的干部就知道干什麽、怎麽干。容错指的是要容四点中的前一个方面,容的是过失。有了过失可以容,但也必须纠,要真心地认错、悔错、改错。总的要求是,党的干部要依规干事、乾净干事。”

  去年首提留置措施

  去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明确试点地区监察委员会的权责。决定称,试点地区监察委员会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可以采取谈话、讯问、询问、查询、冻结、调取、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鉴定、留置等措施。这是留置首次出现在监察体制中。此前,在《行政监察法》、《刑事诉讼法》以及《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中都未有此表述,只在《警察法》中有过相关规定。

  专家认为,十九大报告所提的“留置”与《警察法》中的“留置”在内容上指涉不同,它本质上还是一种调查措施。专家指出,留置形式上与“两规”相似,但留置的审批权力是特定的,留置措施的期限是确定的,留置的条件也更加明晰。今后在什麽情况下可以采取留置措施、留置的对象是谁、留置的具体方式方法等,在立法中都将明确规定。今年3月17日,全国首例监察留置措施由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监察委实施,涉案人员余某并非党员,涉嫌贪污。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