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彩霸王心水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陈志武: 影子银行不宜扼杀宜引导
发布时间: 2017-12-04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一年前,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令“影子银行”成为金融界高度关注的热词。

该报告称:影子银行在的规模十分巨大,而投资者往往被理财产品的高收益和隐性担保所吸引,忽略了其风险。不过,这一结论被诸多“市场派”金融学者批评。

按照G20金融稳定理事会(FSB)的定义,影子银行是指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在中地,影子银行主要以银行理财产品、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产品和民间借贷三种形式存在。

受国家高度金融监管、传统融资渠道单一等影响,地方和民营企业庞大的融资需求难以满足,影子银行作为传统金融体系的补充,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需求,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创新行业等来说,已成为最重要的资金获取渠道。

为了把控可能的风险,内地金融监管机构从未放松过对影子银行的管制,但还是难以阻止其规模与日俱增。对此,“市场派”学者认为,影子银行的存在,正面功能更大,可以纳入监管体制,但是不能扼杀。

近日,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接受《》专访,通过对比中美金融体系特点,对影子银行存在的合理性做出分析。

幸亏有影子银行

记者:自2007年由不良贷款引发的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以来,影子银行逐渐成为内地熟知的金融热词,人们发现,在,影子银行的规模甚至更为庞大。对于影子银行,政府方面似乎更多地强调其存在的风险,官方金融监管机构一直试图限制与监管,但是仍然不能阻止影子银行的扩张,这是什么原因?

陈志武:首先,影子银行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它的历史很长,甚至在传统银行业出现之前就存在,比如亲戚、朋友、甚至是夫妻之间的财物借贷。现在我们所说的影子银行,指的是受国家监管的银行以外的金融交易,比如各类理财产品、信托借贷产品、民间借贷等等。

在任何一个国家,非传统渠道的借贷业务都比正规银行的借贷业务要大,影子银行作为一种资金的流动形式,形式变化多样,有时候甚至无需通过金融机构和中介,可以说深入到了的每一个角落。因此政府很难做到全面监管。

由于严格的借贷规则和风险把控,对一个小微企业主、创业者来说,当他需要资金支持的时候,很难从传统银行获得,影子银行自然就成为最核心的“供血者”。特别是对于一个金融体系尚不发达、金融监管高度严格的来说,更是如此。

可以说,经济发展到今天,影子银行已经与整个运转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所以,影子银行是既不可能被全部监管起来,也不可能因为受到监管就消失的。

记者:也就是说,影子银行的存在有它自身的合理性。那么对来说,影子银行产生了什么积极影响?

陈志武:对影子银行,一直存在一种误解,认为是不正规、高风险的。但事实是,幸亏有影子银行,才使得中地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在过去这些年能够有那么快的发展。影子银行通过非传统渠道,把资源提供给民营企业,所以有非常高的价值。

正规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受到严格限制,一直被有意地压得较低,但是影子银行则比较高,所以看起来,影子银行似乎会影响稳定。不过,两者的服务对象不同,前者主要为国企和地方政府服务,压低正规存贷款利率,等于是把老百姓存款应该得到的利益,输送给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但是千千万万的小微企业和创业者以及急需用钱的个人、家庭等金融体系里的“弱势群体”,则很难获得“供血”。影子银行就应运而生,主要为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提供服务,解决信息和服务不对称的问题。

另外,与正规银行相比,影子金融机构没有担保,自负盈亏,需自我消化风险,所以在贷款前,会对对方的财务状况、还贷能力、信誉度等进行全面了解,反而可以将风险降低。

还应该看到,就算是受到严格监管的正规银行,对来说也不一定是最安全的。2007年美国开始的次贷危机,并不是由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对冲基金、PE基金造成的,恰恰是由受到高度管制的银行和投行造成的。

人们有必要消除以往的认知:总觉得受到更多的管制,才会感觉到更安全,只有政府监管部门介入,才会更安全,实际上,过度的管制反而会带来其他方面的风险。

而当影子银行的存在抢了传统银行的生意,就会倒逼银行业改革,让银行提高效率、更加公平地对待各个群体的“融资权”。

所以,如果每当出现直接融资等市场苗头时,就很快地扼杀掉,只会让的金融体系重新又回到完全以银行唱主角,或者唯一只有银行来胜任的金融体系。而大量民营企业和中下层人士,将享受不到金融服务,甚至会影响就业和经济发展。

记者:金融体制更为完善的美国,对影子银行是如何看待的,有什么值得借鉴之处?

陈志武:从发展层面来看,在美国的很多州,政府也一度对民间借贷等影子金融产品采取禁止的态度,不过后来大部分都逐步放开了。

芝加哥大学的教授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对全美十五个对借贷利率设置上限,也就是禁止高利贷的州,与其他未做限制的州进行对比,结果发现,允许高利贷、民间借贷机构合法经营的州,当地百姓在面对自然灾害等突发情况时能更好地应对。不论是心肌梗塞的发生率、叫救护车送医院的发生率,还是夫妻吵架的报警率,都远远低于禁止高利贷、禁止民间金融的地区。

这个实验说明,禁止民间借贷,表面上看是在消除隐患,实际上却让有需求的人失去了一个可以帮助他们短期渡过难关的渠道;让底层的个人和家庭面对生存压力时,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而从现在的金融市场来看,中美两国最大不一样之处在于,美国的金融体系更为开放和健全,有更多样化的正规金融机构以及丰富的金融产品,可以在传统银行之外,为有需求者提供信贷支持。

反观中地,由于金融产品没有那么丰富和完善,所以影子银行的需求量就更大,以至于在经济发展中起的作用也更大。所以,内地应该继续加速金融改革,完善金融体制。

引导而不是去限制

记者:虽然影子银行对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也不时有影子银行钻监管空子,涉嫌非法套利等负面消息曝光,这是否与政府限制影子银行发展有关?国家管理者应该如何对待影子银行?

陈志武:对很多政府管理者来说,往往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监管者最容易做的一件事就是限制,这样他们的权力最大、日子最好过。但是很多事实已经证明,限制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造成上更多的问题。

实际上,长期以来利率被人为地压低,是造成全资源错配的核心原因之一,也是内地国民经济结构有企业占比太高、民营经济占比太低;投资占比太高、民间消费占比太低的原因。而汇率管制则造成内地经济过度依赖出口,而不是往高附加值的产业转移。

影子银行的存在,可以调节错配的资源,对发展来说好处更大,扼杀会让付出很大代价。管理者正确的做法是,通过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账户开放、民间金融开放、证券市场规范等金融改革,合理有效地对影子银行进行规范化的引导。

或者说,真正负责任的监管,不是去限制,反而是给你提供更大的空间,然后对其进行监督。

记者:具体来说,政府监管者应该如何做?

陈志武: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给影子金融机构足够大的活动空间,更多地从信息披露透明化、阳光化的角度去监管。

具体来说可以依据这样几个原则。首先看规模,如果一个从事非正规信贷业务的金融机构规模在一定范围之内,几十亿元或者几百亿元以下,监管部门可以少插手介入。如果达到数百亿元、千亿元的规模,可能给金融稳定带来影响,就可以加大监管力度。

其次要看受众,如果一个影子银行的金融产品,不管是吸收存款还是去提供金融支持,一旦受众是千千万万的普通大众,就不仅是经济问题,而是问题,有必要接受监管。

第三要看产品的性质,有的金融产品是需要直接投资且自负盈亏的,如股票、基金、余额宝等。从法律上来说,金融服务公司相当于中介,在其中赚取手续费,客户需自己评估风险,自负盈亏。监管机构需要根据金融产品的不同性质进行模式的规范,然后分别监管。

总之,如果要让金融市场更加规范,金融产品回归正常的轨道,要做的不是限制,而是放开。

名门棋牌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